蕭西之水
日本近代政治史研究者

平刷不倍投:我從事日本近代政治史研究,關于太平洋戰爭的前因后果,問我吧!

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宣告了太平洋戰爭的爆發。1942年,日軍占領東南亞,卻在6月4的中途島戰役中被美軍擊退,這可以說得上是太平洋戰區的重要轉折點。近期美國電影《決戰中途島》上映,使得歷史愛好者對于日本在二戰之中的選擇與表現再度受到關注。
我是日本近代政治史研究者、《太平洋戰爭全史:狂飆與重挫1942》的作者蕭西之水。作為一名日本史的愛好者,筆者曾在澎湃開設“憲政民主走向軍國歧途”的問吧專欄,著重于研究近代日本人的思路與心態,本次再度回歸太平洋戰爭相關話題,希望能為各位熟悉或不熟悉這段歷史的朋友帶來一些新的啟示。
思想 2019-11-13 已關閉提問
19個回復 共53個提問,

熱門

最新

蕭西之水 2019-11-16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9個回答

蕭西之水 2019-12-11

山本五十六確實反對日本對美國開戰,也反對日本與德意締結盟約,但這并不代表他就反對一切形式的戰爭,事實上侵 華戰爭爆發前后他就擔任海軍次官,下令海軍航空兵轟炸上海等中國城市?!胺礎≌健鋇拿?,更多是與他同一論調的米內光政等人倡導出來的,主要目的是幫助海軍洗脫 罪責。
米內光政也可以多說幾句?!鞍艘蝗筆鹵涫?,米內光政力主派遣軍隊前往上海進攻中國軍隊,并力主派遣海軍航空兵從長崎、日占臺灣等地渡海轟炸南京、上海、杭州等大型城市,主動提出進攻海南島等大量戰略部署,是日本侵華戰爭中的旗手性人物。但由于他反對日本與德國、意大利締結三國同盟,要求日本與英美等國媾和協調,反對對美開戰,并在1943年參與推翻東條英機內閣,乃至于在二戰后迅速處理海軍軍人投降等問題,被美國人認為是日本軍隊之中的“良識派”,二戰后不但沒有遭到任何形式的逮 捕,反而受到駐日美軍的高度禮遇。
東京審 判期間,米內光政廣泛參與到為裕仁脫 罪的工作之中,主導原海軍出身的證人統一口徑,甚至在東京審 判出庭時公開袒護、包庇其他戰犯,他未受審 判也說明東京審 判對于日本戰犯侵華責任的判別存在嚴重問題。

蕭西之水 2019-12-03

我本人不太傾向于用數字來衡量歷史,畢竟不同時期昭和天皇的權力結構與個人能力高低也有所不同。用一個數字統合不同時期的昭和天皇,這種方式本來就存在問題。
昭和天皇是否支持戰爭,這件事情日本人自己也是吵作一團,目前大概有三種論調:(1)反對戰爭但不敢說;(2)支持戰爭但不想承擔責任所以不怎么愛說;(3)支持戰爭并起到決策作用。我個人傾向于二與三之間的某一個位置,而歷史的實際情況也可能是在這兩者之間的某種狀態。
舉個例子,八一三事變后,1937年8月18日,昭和天皇召見了陸海軍兩總長,同時也是他的兩個叔叔輩人物閑院宮載仁親王、伏見宮博恭王,對兩個人詢問道“如果在中國華北或上海某一側傾注全部主力發動作戰,會怎么樣呢?”
后來日本確實發動了淞滬會戰與南京攻略(乃至南京大屠 殺)的一系列戰役,那么如果判斷性質,8月18日這個時點的昭和天皇到底是在指揮戰爭,還是只在詢問戰爭的各種可能性呢?陸海軍是聽從昭和天皇的指令發動進攻,還是他們本來就想進攻呢?這個問題是說不清楚的,因為日語中充斥著曖昧的表達方法,再加上閑院宮載仁親王、伏見宮博恭王兩個人都曾經懟過昭和天皇這個侄子輩的天皇,那這個問題就更加難以判斷了。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5個回答

蕭西之水 2019-12-03

比起日俄戰爭本身,日本人對于日俄戰爭的重視才真正是有深遠影響的。
在日本人看來,日俄戰爭是日本歷史上與當時世界環境下取得的一次絕無僅有的勝利,但從歷史本身來看,日本人之所以能取勝,根本原因在于兩點,一是英美等國不容許俄國繼續東進,所以日本在日俄戰爭中獲得了英美史無前例的金融與情報援助;二是俄國內部對戰爭的重視程度不足,從沙皇尼古拉二世到一線的滿洲軍總司令庫羅帕特金,都沒有把日俄戰爭是否勝利看得很重,甚至后來派遣的俄羅斯波羅的海艦隊也不是為了主力決戰,而是為了鞏固遠東海防,這種態度讓他們在戰略上不是非?;?。最終在美國的斡旋下,這場戰爭得以終結,日本沒有獲得賠款,某種意義上這仍然是殖民主義時代一場規模比較局限、不是非常你死我活的戰爭。
但有趣的是,日本人把日俄戰爭幾乎是奉為神明,陸海軍都以日俄戰爭時期成功的戰術作為主要模仿對象,比如陸軍重視拼刺刀與白刃戰,海軍重視艦隊決戰而輕視破壞交通線,而日本民眾也認為自己的國運一直在上升,無論遇到多么強大的敵人只要有一顆赤誠的“大和魂”就可以逾越。這些認識雜糅在一起,形成一種特殊的“日俄戰爭熱”,就是認為以后日本的所有戰爭都可以按照日俄戰爭的方式完成,那就是先憑借奇襲偷襲獲得優勢,然后通過一線陸軍拼刺刀占領土地,再通過海軍艦隊決戰獲得最終勝利,繼而逼著對手來到談判桌上獲得一個有利于日本的談判結果——這也是太平洋戰爭開始以前日本人對美國的美夢。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蕭西之水 2019-11-15

日本政軍各界對于戰爭的看法與現代人完全不同。
在現代人看來,打仗是一種需要牽涉全民的國家行為,但對于日本人而言,他們在二戰之前參加的上一場主要戰爭——日俄戰爭仍然是一場殖民主義戰爭,其特征是主要決戰地不在本土、戰爭規模有所局限、戰爭可以被某個中立國家斡旋調停(日俄戰爭時期是美國)。所以無論是1931年九一八事變還是1937年七七事變,日軍對待侵華戰爭的態度都認為這是一場“事變”,也就是局部沖突性質,而不是全面戰爭性質,事實上中日兩國的正式宣戰也是在1941年12月珍珠港之后。
雖然陸軍有著永田鐵山、石原莞爾等人反復告誡,但一線軍人與高層政治家很難意識到戰爭形態發生了根本變化,所以他們的預測也很簡單: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美國不會在“昭和十八年(1943年)”之前發動反擊(事實上也確實如此),然后策動美國國內的反戰情緒(這一點是模仿日俄戰爭引發1905年俄國革命),再通過日本前期占據的優勢而逼迫美國走上談判桌——事實上昭和天皇本人也提到,希望能借助羅馬教皇的權威來調停日美戰爭。
但美國并不會按照日本人的想法行動,無論處于何種劣勢,美國都愿意拖著日本鏖戰,最終在1943年年底開始反擊,用一年半的時間摧毀了日本先前的所有優勢。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請問您,當時的日本軍部對太平洋戰爭的判斷和戰爭真實走勢一樣嗎?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蕭西之水 2019-11-17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4個回答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澎湃廣告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